2016年,鸿利智汇以9亿元的交易总对价拿下深圳市速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易网络”)100%的股权;同年10月与子公司良友公司联合,以2.1亿元的自有资金收购了东莞市金材五金有限公司70%股权。然而根据鸿利智汇披露的数据来看,速易网络在2016年至2018年的业绩承诺期完美地完成了业绩承诺,而金材五金2018年只完成了业绩承诺的91.06%,奇怪的是,鸿利智汇表示,“金材公司承诺期实际实现净利润总和高于承诺期承诺净利润总和。”为此,还给予公司原股东数百万元的奖励。就在2018年业绩对赌刚一结束,鸿利智汇就“计划”让两家公司的业绩在即将披露的2019年中报中“变脸”了,借此机会,鸿利智汇还甚至计划在中报中全额计提速易网络的商誉,显然,这种举措有些太“猴急”了,毕竟从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还没到巨额亏损、入不敷出的地步。因此,在2019年半年末即一次性对速易网络全额计提商誉减值,这种做法的合理性是值得商榷的。同样,金材五金2018年虽然业绩承诺未实现,但利润仍然增长了8.84%,而年报中却一次性计提了1.04亿元的巨大金额,这种商誉计提的合理性同样也是值得商榷的。 联想到今年年初相关部门又将商誉由减值改为逐年摊销的讨论,一时间让很多上市公司打起了“小算盘”,计划趁着政策还未落地,一次性将商誉大幅度计提掉,以免到时政策落地,商誉采用逐年摊销方式后,让很多商誉巨大的企业业绩“不够看”了,而鸿利智汇急着大肆计提商誉或许就出于这方面考虑。对于其大额计提商誉的行为还是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公司虽然给出很多解释的理由,但能否获得监管机构的认可尚未可知。 银禧科技(5.920, -0.16, -2.63%):业绩对赌失败,对簿公堂无赢家 因为一场官司成为了资本市场关注的对象,银禧科技实际控制人将自己投资失败的“烂资产”甩包袱给了上市公司。 近日,银禧科技因为一场官司而成为了资本市场关注的对象,其起诉对象正是此前并购的子公司兴科电子原股东陈智勇,而其诉讼的请求则主要是要求被告配合将所持原告的股份过户给原告,并支付业绩补偿款、分红等费用。 银禧科技的主营业务本来是为生产和销售改性塑料,但连续数年,其业绩一直维持数千万元。在没有大的起色下,公司“相中”了主要经营CNC金属精密结构件的兴科电子。经过数轮谈判,2016年银禧科技以10.85亿元的交易价格通过发行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了胡恩赐、陈智勇、许黎明和高炳义合计持有的兴科电子66.20%股权。 在此次并购中,银禧科技与兴科电子的原股东胡恩赐、陈智勇、许黎明和高炳义等签署了对赌协议。根据相关协议,兴科电子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实现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2.4亿元和2.9亿元,合计不低于7.3亿元。若兴科电子实际净利润低于承诺业绩的,则胡恩赐、陈智勇、许黎明和高炳义四人按照交易前各自对兴科电子的持股相对比例向银禧科技进行补偿。四人现金补偿与股份补偿总额不超过本次交易的总对价,即10.85亿元。王中王网站高手论坛,王中王-资料中心。